首页「盛悦注册」首页

  首页「盛悦注册」首页主管QQ97314--《新周期》中国宏观经济理论与实践任泽平 甘 源 著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7月出版

  经济运行总是呈现周期性,这也称为循环波动,这是时间序列中呈现出来的围绕长期趋势的一种波浪形或振荡式变动,不同于趋势变动,不是朝着单一方向的持续运动,而是涨落相间的交替波动。经济运行本身就是由各种周期叠加嵌套而成的,包括商业周期、政治周期和社会周期。而商业周期,就是市场经济中由个人或企业自主行为引发的商业律动,并形成经济系统潜在的运行态势。按保罗·萨缪尔森在他的经典名著《经济学》中的说法,宏观经济学以两大核心命题为主要研究线索,一个就是产出和生活水平的长期变动趋势,也即经济增长,另一个是产出、就业和价格的短期波动,也即商业周期。

  国际学术界根据最为著名的几种经济周期理论归纳出了几大典型的商业周期:短波的农业生产周期,也称蛛网周期,揭示农业对价格的生产反馈周期,1年左右;中短波的工商存货周期,也称基钦周期,揭示工商业部门的存货调整周期,3年左右;中长波的设备投资周期,也称朱格拉周期,揭示产业在生产设备和基础设施投资活动上的循环周期,10年左右;长波的建筑周期,也称库兹涅茨周期,揭示住房建设导致的循环,30年左右;超长波的创新周期,也称康德拉耶夫周期(即广为人知的康波周期),揭示创新活动的集聚发生导致的结果,60年左右。

  经济周期有多重要?用奥肯·阿瑟的话来说,经济繁荣是成功实现我们抱负的先决条件。事实上,无论是分析经济形势,还是实施反周期宏观调控,亦或根据美林投资时钟配置大类资产,准确识别经济周期的拐点,是得出正确结论和做出明智决策的前提和基础。在《新周期:中国宏观经济理论与实践》中,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及其团队建立了一个分析中国经济的完整框架,站在宏观层面的高度对中国经济作了系统而又独到的阐述,并以此为依据深入探讨中国经济新周期,房地产周期和美林投资时钟运用等问题。

  追溯起来,凯恩斯、熊彼特、哈耶克、萨缪尔森等西方主流经济学家都曾提出产能周期的经典理论。那么,何谓新周期?新在哪里?任泽平的解释是,新周期实质就是产能周期,新在它正处于产能出清阶段。产能周期是经济波动中的主周期,长度约为6年至11年,它决定了经济的中期趋势。产能周期由四阶段组成:第一个阶段是在经济繁荣时,企业家过度乐观,所以大规模扩张产能,引发产能过剩;第二个阶段,产能过剩后,供需格局恶化,中小企业退出,淘汰落后产能出清;第三个阶段,产能出清步入尾声,行业集中度提升,剩者为王,企业利润改善,银行不良率下降,修复资产负债表,为新一轮产能扩张积蓄力量;第四阶段,持续的盈利改善和资产负债表修复,最终又会迎来新一轮产能扩张。

  出人意料的是,任泽平团队在2017年初提出新周期理论后,旋即在国内宏观经济领域引发了一场论战,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均参与其中。任泽平和他团队通过中观、微观的角度研究后认为,经历6年的衰退和连续54个月的通缩,化工、造纸、有色、建材、钢铁、煤炭、水泥、玻璃等传统领域大量中小企业退出,市场正在进行一场自发的产能出清,大鱼在线娱乐注册结果是传统行业竞争格局得到优化,步入剩者为王,强者恒强的时代。中国经济有望和德国、日本、韩国一样成功实现“增速换挡”,从高速增长收敛到中高速增长。站在辩论另一方的经济学家则以原有的分析框架和思维模式出发,得出传统行业依然产能过剩的偏差结论,而非产能已出清。随着2017年GDP增速超预期回升,商品和人民币汇率双双走强,新周期理论渐渐站住了脚。

  心理学上有一个“蔡格尼克效应”,是指未完成的任务会持续占用人的认知资源,造成心理的紧张感和“后台”持续加工,因此令人产生更深刻的印象。对应起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房地产今天都在为中国人持续贡献“蔡格尼克效应”。

  房地产事关民生福祉、社会稳定和实体经济竞争力。因此,房地产如今是财富的象征、经济周期之母、大类资产配置的核心。房地产是如此重要而又饱受争议,而在长达持续11年的房地产研究过程中,任泽平及其团队建立了“长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短期看金融”的房地产周期分析框架,并对当下我国的房地产政策现状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从长期来看,房地产周期是人口周期的一部分。从全球发展经验来看,人口向大都市圈流入是世界各国城市化的基本趋势与规律,因为大城市比中小城市和城镇具有更大的集聚效应和规模效应,更节约土地和资源,更有活力和效率。这是几百年来城市文明的胜利,也是城市化的基本规律。长时期以来,我们的舆论和政策对“大城市病”的担忧,实质上是因为不尊重人口集聚客观规律所造成的城市规划不足。所以,我们不应当强行控制大都市人口,而是要充分尊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让民众分享大城市发展带来的好处。

  土地是影响地产供给的主要因素,土地供应量的多少是住房市场供求平衡和平稳运行的重要基础。从德国经验来看,房价之所以波动较小、长期稳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住房供给稳定充足。从我国香港地区经验来看,土地租批(始于1842年)和限制土地供给(始于1985年)的制度导致房价畸高。

  金融政策是对房地产市场短期波动影响最为显著的政策。住房的开发和购买都高度依赖银行信贷的支持,利率,首付比,信贷等政策既影响居民的支付能力,也影响开发商的资金回笼和预期,对房市供求波动影响较大。从发达经济实体情况来看,德国在1981年至2011年的房价平均涨幅在1.5%左右,30年间的实际利率水平基本维持在8.5%左右。美国在1991年至2000年房价平均涨幅在3%左右(最高点5.6%),抵押贷款利率则维持在7.0%至8.1%之间小幅波动。与此同时,住房金融政策的大幅调整则是房地产泡沫产生和破灭的主因。日本、美国房地产泡沫的形成,均与低息政策和流动性泛滥刺激相关,而泡沫破灭则是加息和流动性收紧的结果。

  大类资产配置一直被视作证券投资研究的王冠。投资时钟理论主要是研究经济周期循环不同阶段的不同大类资产的相对表现,进而给出投资建议。这是一种从上到下的投资思路。

  美林投资时钟便是资产配置领域的经典理论。通过对经济增长和通胀两个指标的分析,将经济周期分为衰退、复苏、过热和滞胀四个阶段,分别考察不同时期债券、股票、大宗商品和现金的表现情况。而准确识别“经济增长趋势”和“通货膨胀趋势”则是划分经济周期和运用美林投资时钟的关键所在。

  依照美林投资时钟,在经济和通胀双双下行时为衰退阶段,债券是最佳投资选择;在经济上行、通胀下行时为复苏阶段,股票是最佳选择;在经济和通胀均为上行时为过热阶段,大宗商品的表现最好,而债券的表现最糟;到了经济下行、通胀上行时的滞胀阶段,最安全的策略是持有现金,而处于投资时钟对立位置的股票表现最糟糕。

  就实证检验来看,美林投资时钟在美国基本可靠,在日本显得作用有限,在中国则是“基本适用”。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经典的经济周期是从时钟左下角的“衰退期”开始,按顺时针方向轮动,依次经历衰退-复苏-过热-滞胀四阶段。但是,由于某些不可抗拒的外部因素冲击,时钟在某些时间段内也会逆时钟转动或直接进入下个阶段。

  任泽平和他的团队有个比较鲜明的特色,那就是坚持独立客观的立场,以实战为导向,要求“知行合一”。这在本书中有较充分的体现:观点鲜明,不含糊,不是给出几种可能让人去猜。在笔者看来,这是或许本书最引人入胜的地方。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owone.net/yldl/37.html